盈港资本投资互联网音乐龙头企业

2018-06-14 14:48

  2016年7月,腾讯旗下的QQ音乐业务与中国音乐集团(简称CMC)合并,新的音乐集团更名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腾讯音娱),旗下囊括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三大主流在线音乐平台以及全民K歌、酷狗繁星直播、酷我直播等泛娱乐平台。合并公司按月活跃用户量统计,占据了中国互联网音乐行业超过80%的市场份额,公司于2016年下半年成为全球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产生盈利的互联网音乐公司,腾讯音娱的发展源于互联网音乐行业的正版化、领先的行业地位以及优异的变现能力。

  中国的互联网音乐元年是2002年,数字音乐与互联网的结合对传统音乐行业的影响是性的,从诞生的第一天起,该行业就具备了互联网“生长”的典型特征 –用户量为王、内容免费、盗版、缺乏监管等,渠道方不敢轻易收费而内容方却难以,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人打破这种局面,受冲击最大当然是传统唱片行业以及音乐人,根据腾讯研究院发布的《2015年音乐产业发展报告》中显示,正版CD的市场份额以每年40%的速度下降,整顿互联网音乐行业盗版问题已经成为了音乐行业的当务之急。

  2015年7月初,国家版权局下发打击网络盗版音乐的“最严版权令”,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音乐作品,据国家版权局的统计,截至2015年7月31日,16家服务商总共下线多万首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在下线多万首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中,几家较大的服务商中百度音乐下线万首,一听音乐下线余万首,唱吧下线万首,九酷音乐、喜马拉雅、考拉FM三家也分别下线月,美国流行天王Taylor Swift

  Apple Music未付费上架其专辑《1989》并苹果如果不马上支付版权费用的话将停止与Apple Music的合作,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仅一日后苹果向Taylor道歉,并向Taylor支付相应的版权费,这股风迅速的吹到中国,一时间国内各大音乐平台上,Taylor Swift的《1989》全部需要收费,了国内各大音乐平台数字专辑收费的先河,国内歌手如周杰伦、鹿晗、吴、陈奕迅等知量歌星也紧跟Taylor脚步,支持正版行动,通过腾讯音乐旗下平台数字专辑销售并得到广大歌迷支持。2017年8月,腾讯音娱状告

  云音乐侵权,腾讯音娱表示,因为网易云音乐存在多次侵权行为,涉及的音乐作品包括由腾讯音娱独家享有的包括吴付费专辑《6》在内的歌曲,因此暂停与网易云音乐部分内容转授权合作,同时,已经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直至对方盗版问题并承担相关法律责任,网易云音乐下架原有曲库1%的歌曲,体量在10万首。随后,网易云音乐起诉腾讯音娱旗下的酷我音乐,向由网易云音乐独家享有版权包括电视剧《欢乐颂2》配乐及插曲的多首热门歌曲,平台间的“版权大战”进入白热化阶段,直至国家版权局出面调停,在2018年2月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娱达成互授99%版权协议后才暂时告停(但实际平台竞争在曲库1%头部歌曲中,见下文)。经历了“最严版权令”、数字专辑收费、平台间版权大战的中国互联网音乐行业终于有了正版化、商业化的基础,竞争逐渐倾向于拥有版权的大型音乐平台,音乐付费收听/下载、数字专辑发行、演唱会直播等付费模式的潜力凸显,据易观智库报告,2017年中国互联网音乐市场规模达到120亿元,到2020年,该市场规模将大幅增长2-3倍,互联网音乐“付费化”趋势明显。

  2018年2月9日,来自国家版权局官网的消息显示,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娱就版权合作达成一致,互相授权音乐作品。根据公告,双方授权的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数量 99% 以上,17年下半年开始的 “版权大战” 暂时告一段落。从表面上看起来,拥有市面上90%独家版权的腾讯音娱与网易云音乐互相授权中吃了大亏,网易云音乐能够弥补自己的版权短板,但是事实情况可能并非如此简单:

  腾讯音娱的曲库在17年达到1700万首,而独家版权曲库达到500万首,据中央民族大学院教授熊文聪分析,对于音乐平台而言,大部分用户收听的核心关键曲库(又称“绝对有效版权数量”)规模为3万-5万首。将腾讯音娱拥有的500万首独家音乐作品乘以1%可知,其仍然可以保留5万首不予授权,这正好可以涵盖核心关键曲库,使其仍然可以保持曲库上的优势地位。

  腾讯音娱的独家曲库规模远远超过网易云音乐,对于双方不能相互拆抵的部分,网易仍然需要支付巨资购买,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彭迦信也在去年表示,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达成转授权协议合作一方面是响应国家版权局“避免采购独家版权”的号召,另一方面也是他们分销盈利的方式,为了获取这些版权网易云音乐势必要支付一定费用,而这将降低腾讯方面的版权成本。

  腾讯音娱是中国音乐公司(酷狗、酷我)和QQ音乐合并后产生的“巨无霸”,多次被垄断市场,尤其在独家版权上的绝对优势被指阻碍市场公平竞争,无论该是否属实,对于正在筹备上市的腾讯音娱来说反垄断执法始终是监管层面的一个“定时”,但通过国家版权局的调节,和网易云音乐互相授版权后,腾讯音娱在和上扫除了一个上市的障碍。

  通过以上几点可以看出,腾讯音娱和网易云音乐的竞争格局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变化,但是独家版权不是无期限的,版权到期后是否会引发新一轮的版权争夺大战,并导致版权成本水涨船高可能才是更加需要关注的点,如何构筑版权外的竞争壁垒和搭建可行的商业模式,腾讯音娱的案例非常值得参考。

  全球音乐流巨头Spotify于2018年3月即将于美股上市,处于市场领先地位的Spotify上市拖了许久的原因或许与其一直无法盈利有关,Spotify实现盈利最大的阻碍即是版权成本过于高昂。相比起来,据

  网报道,腾讯音娱在2016年下半年实现了全面盈利,截至2016年底,腾讯音娱实现了收入近50亿,营业利润近15亿,净利润近6亿,预计2017年全年营收将达90亿,净利润超16亿,是全世界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盈利的互联网音乐公司,腾讯音娱能够成为首家盈利的互联网音乐公司,与其打造的“音乐+娱乐”生态圈有直接关系,通过酷狗、QQ音乐、酷我音乐平台7亿的月活跃用户量导流盘活了直播、在线K歌等高盈利性业务,成功实现了用户量变现的目标:

  腾讯音娱旗下三大在线音乐平台(QQ音乐、酷狗、酷我)付费用户在2017年已经达到1700万,掌握了大量版权的腾讯音娱是行业正版化最大的受益者,目前平台付费用户率依然较低(截至2017年底,率仅2.8%),对标全球市场Spotify的30%付费用户率仍有极大上升空间,随着中国整体音乐市场付费习惯逐渐培养,用户对新内容和更高品质的音乐需求增大,同时公司渠道上拥有绝对优势,未来音乐人在选择数字专辑发售时会更加倾向于公司,有利于公司进一步拿下市场上的优质IP,由几乎垄断的音乐版权优势形成对上游版权商的强议价权能力,带来付费内容的不断扩充和变现能力的不断攀升。

  腾讯音娱拥有酷狗繁星和酷我繁星两大直播平台,不同于门槛相对较高的游戏直播和体育直播,泛娱乐直播平台多依靠主播的才艺和互动,内容同质化严重,难以通过内容策划及持续签约知名主播来构建壁垒,更大的用户流量和更低的获客成本成为了直播平台核心竞争力所在,相对于YY和陌陌类的直播产品,腾讯音娱核心优势就在于获客成本低。公司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三大平台均已打通直播入口,通过增加菜单栏、植入直播链接等方式进行用户导流,同时与明星和音乐人的合作,举办O2O线上演唱会直播等形式,进一步扩大了认知度,挖掘非传统直播行业用户源。以2017年8月腾讯音娱联合TFBoys演唱会进行直播为例,当晚,有超过1.18亿的用户通过腾讯音娱旗下直播平台收看了该演唱会,诸如此类的获客方式是其他直播平台暂时所不具备的。

  腾讯音娱旗下的全民K歌从QQ音乐里自然生长而来,截至2017年底,全民K歌的月活跃用户量已经达到5000万,把竞争对手唱吧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腾讯音娱副总裁侯德洋指出,腾讯音娱能做好K歌这件事,护城河是其伴奏曲库的质量。“想唱歌几乎都能够唱,曲库优势是很高的竞争门槛。曲库丰富,上新很快,所以从时效性方面,用户想唱的歌在全民K歌上都能够找到,这也是重要的优势。” 据了解,音乐版权分为录音版权和词曲版权,而囊括了市场上90%版权的腾讯音娱在版权上给予了全民K歌强大的支持,包括唱吧之内的其他在线K歌平台需要从腾讯音娱拿到转授权才能在平台上加入新歌,而全民K歌本身的词曲版权边际成本几乎为“0”。背靠腾讯,全民K歌着重突出了平台的社交属性,这些用户每天产生大量的分享、评论,打赏、送礼,更有趣的是,全民K歌上还有家族这一社交形态,类似于王者荣耀的战队、QQ和微信的群,其社交属性带来的是更强的用户粘度以及更好的盈利性,不同于直播平台与主播进行打赏分成(优质的主播要拿到60-70%的分成),因其熟人音乐社交模式,平台无需向K歌者分成,盈利能力预计将明显高于直播平台。综上所述,盈港资本非常看好互联网音乐行业未来发展,到2020年,该市场规模将大幅增长2-3倍,达到近300亿元,同时盈港资本认为行业龙头腾讯音娱的商业模式具有良好的变现能力,未来发展具有可持续性,将成为行业正版化的最大受益者。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