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评人民网:今日头条不是这么骂的

2017-09-29 12:56

  自9月18日起,人民网开始了今年的第三波“三评”活动,继王者荣耀、廖俊波之后,第三个被重点关注的对象是今日头条。

  “为何低俗的内容成了今日头条等智能新闻客户端的?”这是人民网第一评的论点之问,而人民网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将更多有价值的评价标准引入新闻产品的分发过程……内容推送不能少了总编辑”。

  我们先搞清楚,今日头条到底是不是“新闻客户端”。张一鸣先生早已经不厌其烦地在不同场合多次重复过他的观点——“今日头条不是新闻客户端”。我认可这个说法。

  因为今日头条的实质,就是一个将海量低阅读门槛的内容数据,通过最大化延长受众使用时长的算法进行分发,以信息流形式展示的移动端杀时间产品——

  从内容属性上说,今日头条与上世纪90年代列车乘务员兜售的“火车”没什么本质区别。

  从底层技术上说,用户划动今日头条信息流的瞬间,和在百度输入关键词敲回车的处理过程非常类似,只是匹配方法和实现形式有调整而已。

  对这样一款产品,称其为新闻客户端,无疑是个大误会。当然,在头条的带领下,现在市场上也基本没什么新闻客户端了,那种产品在中国已经濒临绝种了。

  的归,地摊的归地摊。不能因为地摊文学办得好卖得多,就眼红人家,要求人家“超越眼球新闻、回到传统的新闻生产模式”。人家原本就不是办的,甚至在对半拉半打逐步收编的过程中,更难去尊重那些穷文人,凭什么要求人家向不挣钱的生产模式看齐?至于要求地摊文学“也要有总编辑”,本身就是个笑话。

  人民网评论员在第二评中引用了一个专业词汇“信息茧房”——“在算法的帮助下,我们可以轻易过滤掉自己不熟悉、不认同的信息,只看我们想看的,只听我们想听的,最终在不断重复和证成中强化了固有和喜好。”

  首先,即便没有今日头条的算法,信息茧房也是存在的。黄章晋对此早有——“任意一个朋友圈都是特定观念和偏好的集合,信息是在特定人群中间。一个买《环球时报》的人,很少看到南方系的内容,反之亦然,一个热爱中医养生的人,很少看到科普党人反中医的文章,反之亦然……微信的信息过滤筛选机制,利于你建设一个稳定的可以心理安全的社交圈。它的信息基本上都是你希望朋友圈看到的,不会引发社交关系重组的内容,它是温情的、符合人的心理需求的。”

  以今年上半年“辱母者”事件为例,普通人看到“讨债者脱下裤子,拿生殖器在于欢母亲的脸上蹭”的信息之后,直接骂街就可以了,哪还有功夫去求证思辨这样的信息是否真实?就算某人产生了些许疑问,在朋友圈里一片喊杀的氛围中,是否能够表达出来?如果他打算去求证这样的信息,该去哪里找靠谱信源?

  思辨、质疑、探究,这每一步都代表着成本,更不要提有时候还要翻墙或者查询专业文献,所需要的技术条件就更是吾国大多数网民所不具备的了。

  况且,今日头条本就提供的是娱乐消遣服务,凭什么要求人家打造“、、包容的公共空间”,帮助用户“在争议中达成共识”?你见过行政执法部门要求桑拿会所和KTV对客户进行文明教育,提升其个人吗?

  在第三评中,人民网评论员担忧“创业者搞深度内容还不如去拍搞笑视频,反而能赢得更多点击量……一味迎合、取悦,失去了思考、深度观察的能力,进而削弱整个社会的创造力”。

  从产品气质和生态属性来看,今日头条和百度最为相似,同样是后向付费、流量分发、广告联盟、技术导向——

  甚至于口称“技术中立”背后,对于价值观的淡漠感,张一鸣都仿佛是李彦宏的复制品。

  为什么十几年前,阿飞、图王那些知名搞图片站下载站地方论坛,骗流量骗补贴骗广告分成起家的时候,没人质疑他们的网站“着低俗、无下限甚至信息”?不认为他们“失去了思考、深度观察的能力”?

  因为你不会华强北组装机厂商“身体里没流淌血液”,你不会要求几百元一部的联发科手机“拥有对原创的和热爱”,你不会指着相声演员的鼻子骂低俗,人家本就是啊。

  那怎么到了头条号这里,人民网就要求人家有责任“整个社会的创新价值”了?

  华强北的销量再好,也不影响iPhone粉丝的取向,屎尿屁再搞笑,也不会饿艺的演员。市场足够庞大又足够细分,况且只听说过众泰用户有钱后去买保时捷,你能举出一个反过来的例子吗?

  总之,我希望人民网评论员及其代表的群体,能够认清今日头条的定位和属性,不要给人家加戏。不能因为这是家年轻的公司,就对今日头条还有什么和价值观上的幻想。事明,能理工男的,只有翟欣欣和魏泽西。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