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闻丨美国制裁缅甸暂只瞄准军方称美缅关系倒退尚早

2017-10-25 10:23

  在缅甸罗兴亚人危机爆发两个月后,美国方面作出了最强硬回应。法新社10月24日消息称,美国当地时间23日宣布将因罗兴亚人危机对缅甸进行制裁。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声明,美方已采取停止缅甸军方现任和前任官员的旅行豁免权等措施。

  但在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教授王子昌看来,白宫从美国国家利益出发,并不太愿意对缅甸实施太多制裁,虽然一些议员从角度出发会向白宫施压。“如果美国要出台制裁缅甸的措施,会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和影响,比如对东盟的影响、对中缅关系的影响等,不会贸然行动。”王子昌向澎湃新闻()表示。

  中国此前曾表示,若开邦问题复杂,涉及复杂的历史、民族和教因素。中方呼吁国际社会客观看待若开邦局势,鼓励缅甸和孟加拉国通过友好协商,寻求根本解决之道。联合国等有关机构的行动应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据透社报道,美国国务院周一(10月23日)宣布,对于缅甸军方针对该国若开邦穆斯林少数族群罗兴亚人采取的行为,美国正考虑采取进一步措施,其中包括根据“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law)采取有针对性的制裁。

  “我们对近期发生在缅甸若开邦的事件,以及对罗兴亚人和其他社群遭受的、创伤表示最严重的关切。”美国国务院的声明中称,“任何实施的个人或实体,包括非国家行为者或联防队员,都必须被追究责任。”

  “目前美国的重点集中在(缅甸)军方,所以这次制裁确实有可能是针对性的,即主要针对美国所认定的、应该对罗兴亚人问题负责的军方高层以及具体的执行人员进行制裁。”上海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李开盛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

  “根据以往惯例,(美国的制裁措施)无非是一些(缅甸)军人进入美国、冻结他们在美国的账户等。”王子昌分析道。

  据联合国统计的数据,8月底以来,缅甸若开邦的动荡已造成了58.2万罗兴亚人逃离到邻国,其中大量难民徒步穿越丛林逃至孟缅边境的孟加拉国一侧。报道称,缅甸军方在罗兴亚人聚居区焚烧房屋、军民。

  上周,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曾表示,缅甸军方领导人对这一危机事件负责,但他并未言明美国是否将对缅甸军方采取行动。评论者特朗普对罗兴亚人危机的处理太缓慢而胆小。

  “我们已经采取措施,包括停止缅甸军方现任和前任官员的旅行豁免权,并停止了针对缅甸若开邦北部的援助。”美国国务院声明称,“我们取消了缅甸队出席美国赞助的活动的邀请函,并正与国际伙伴合作,敦促缅甸准许联合国调查团、国际主义救援组织和不受阻碍地进入该国。”

  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曾于9月19日首次就若开邦罗兴亚人问题发表,强硬回应自称“国际社会”的对缅甸“种族清洗”的。就对缅甸在若开邦问题上的,昂山素季说,缅甸不国际调查,缅甸致力于可持续的解决方案,实现和平、稳定与发展。

  相比于美国在中将缅甸军方与昂山素季领导下的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区分,欧洲则更多地表达了对后者的不满。

  自8月底罗兴亚人危机爆发以来,欧洲已对缅甸和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了诸多压力。9月19日,昂山素季首次就罗兴亚人危机发表公开,强硬回应自称“国际社会”的对缅甸“种族清洗”的。这次一度吸引了90多名外国使节参加,约400名外国记者到场报道。彭博社报道称,昂山素季在此次中将缅甸军方在若开邦的行为称为“反恐行动”,同时任何非法行为,她的并未让社会满意。

  此前,英国已率先中止对缅甸的军事培训计划。曾经授予昂山素季荣誉学位的大学移除了她的永久画像。鉴于昂山素季对罗兴亚危机的回应,市议会将其“荣誉市民”称号(Freedom of the City of Oxford)。上周,欧盟也暂停邀请缅甸高级军官出席活动,并表示将会审查所有实际的防务合作,并考虑在若开邦局势未能得到改善的情况下采取更多措施。

  李开盛补充道,此前昂山素季在欧洲受到很高评价与礼遇,“最终对她的失望也会更多体现到政策上来。”

  然而,缅甸事务、罗兴亚人问题始终不是美欧利益关切的重点,“因此双方在态度与步骤上的不同步,不太可能在美欧间造成深刻分歧。”李开盛说。

  对于美国国务院23日发表的声明,透社分析指出,这已是迄今为止方面针对罗兴亚人危机发表的最强硬回应,但美国尚未采取最为激进的措施,如重启此前针对缅甸实行了约二十年的经济制裁。

  1997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发布行政命令,了针对当时缅甸的大规模经济制裁,随后在2003年至2008年期间,克林顿的继任者乔治·W·布什采取了更多措施,并多次扩大对缅经济制裁范围。

  2011年开始,在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努力下,美国对缅甸的经济制裁逐步放松,并于2016年正式解除。随即,两国在经贸领域逐步展开合作。

  时隔1年后,美国宣布将再度实施制裁,尽管普遍分析认为美方无意恢复此前的大规模经济制裁,但稍有缓和的美缅关系是否会因此“开倒车”值得关注。

  而就在下个月中旬,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其任内的首次东南亚之行,并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出席东盟国家首脑会议,届时,缅甸作为东盟国也料将出席。

  “总体而言,缅甸在特朗普的对外政策议程中不占重要地位,这次制裁应该也是罗兴亚人事件爆发一段时间以来所做的必然反应,并不意味着特朗普一定会在美缅关系上‘开倒车’。”李开盛补充道,“如果特朗普能够在东盟峰会上与昂山素季会面,将是罗兴亚人问题近期爆发以来昂山素季与领导人的首次会面,其如何表达立场值得关注。”

  关键词

  我是复旦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卢暾,关于AlphaGo的人工智能,问我吧!

  我是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共享经济到了该“规范”的时候吗,问我吧!

  我是中科院云南天文台太阳物理首席科学家,关于云南“小撞击”事件,问我吧!

  我是复旦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卢暾,关于AlphaGo的人工智能,问我吧!

  我是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共享经济到了该“规范”的时候吗,问我吧!

  我是中国大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共享经济到了该“规范”的时候吗,问我吧!

  我是中科院云南天文台太阳物理首席科学家,关于云南“小撞击”事件,问我吧!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