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类股将是埋葬A股“羊群”坟场 爱国心系最大弱点

2018-06-14 14:50

  今年是中国的羊年,而在中国股市中,羊群心理也很盛行。然而,如果不加辨别地将资金配置在中国股市,投资者可能会被股市埋葬。

  过去人们中国经济,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目前来看,A股似乎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事实上,这种突然的跳水和频繁的变脸,已经脱离了正常的轨迹。

  近日发文指出,从3月12开始沪指一上涨,30个交易日内上涨超1200点,一度逼近4600点。此时证监会适度增加新股供给,确实是为缓解当前市场过热,避免这轮由资金与杠杆驱动的牛市步入过热行情。

  短期来看,可以缓解当前资金过度导致的“疯牛”行情,长期来看,适度增加新股供给可使两市上市公司增多,给投资者更多选择,缓解资金滞胀引来个股的过度上涨。

  此举绝非是“”股市,实意为以供给促平衡,无论是监管层还是股民,都期望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此论一出,A股早盘立刻走高,一度涨近2%,正当人们欢呼股评的威力,笑称以后券商找分析师,需要先问是否在和工作过时,午后大盘的突然跳水,却又给官媒打了一巴掌。

  上午大涨,下午大跌,当真是上午涨百只,下午泄停封。如此变脸,如此反复的A股,显然和监管层所希望的健康的慢牛背道而驰。

  本轮牛市的多头司令国泰君安表示,政策放松预期下的风险评价改善并未结束;结合市场调研数据,进一步判断当前调整是牛市中期的波动,这种波动带来的不是行情的结束,而是更好的买点。

  中国结算公司的数据显示,A股市场新增开户数已连续6周保持百万级别的增长,尤其是4月24日这一周,新增A股开户数为413.03万户,比此前一周大增26%,是2007年大牛市单周最高开户数的近3倍。

  透社4月30日则报道,在中国内地交易所上市的股票自去年9月以来市值翻了一番,而以美元计价的MSCI中国指数今年上涨近30%。

  股市上涨,投资者纷纷涌入股市,尤其是一些散户投资者额,获取最大利润是形成股市羊群效应的成因之一。

  在资本市场上,“羊群效应”是指在一个投资群体中,单个投资者总是根据其他同类投资者的行动而行动,在他人买入时买入,在他人卖出时卖出。导致出现“羊群效应”还有其他一些因素,比如,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认为同一群体中的其他人更具有信息优势。

  “羊群效应”也可能由系统机制引发。例如,当资产价格突然下跌造成亏损时,为了满足追加金的要求或者遵守交易规则的,一些投资者不得不将其持有的资产割仓卖出。

  在投资股票积极性大增的情况下,个人投资者能量迅速积聚,极易形成趋同性的羊群效应,追涨时信心百倍蜂拥而致,大盘跳水时,恐慌心理也开始连锁反应,纷纷恐慌出逃,这样跳水时量能放大也属正常。只是在这时容易将股票杀在地板价上。

  作为投资家的凯恩斯早在1934年就说过,在投资收益瞬息万变的背后,肯定存在某种莫名的群体偏激,乃至于整个市场会被看似的情绪所。

  凯恩斯曾指出:“从事股票投资好比参加选美竞赛,谁的选择结果与全体评选者平均爱好最接近,谁就能得;因此每个参加者都不选他自己认为最美者,而是运用智力,推测一般人认为最美者。”

  可见,羊群行为是出于归属感、安全感、和信息成本的考虑,小投资者会采取大众和领导者的方针,直接模仿大众和领导者的交易决策。

  像股神巴菲特那样“看涨中国这支股票”。这当然也有其道理。但是股市是“无情无义”的,一般股民也是抱着赚钱的目的入市,对太不着边际的国家伦理和宏观理论布道并不见得会加以理会,所以这样的对他们而言并无多大意义。

  毕竟,股票价格受价值、供求、政策等多种因素影响,股市的兴衰更是深受其所在经济体经济基本面的巨大制约,并非想“做多”就能做多的。

  与此同时,英国《金融时报》却报道说,今年头三个月,国际投资者从中国股票基金撤资近20亿美元。荷兰一家基金管理公司的高级策略师巴库姆指出,中国投资者对国内金融体系的脆弱性重视不够,意识不到有失去对经济的控制、并重大政策错误的可能性。

  透社也援引国际专家的话称,中国股市估值经济基本面,决定中国股市兴衰的某些行业正在泛起泡沫,火爆的行情可能会令决策层头痛,存在出台措施的可能。

  而中国当下的经济基本面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呢?相对于沪综指过去六个月上涨一倍,中国一季度的经济增速却降至7%,滑落到六年来的低点。这个基础上的股市逆势增长,提醒我们必须保持足够。春江水暖鸭先知,国际资本的动向也值得我们高度重视。

  至于股神巴菲特,我们大可不必把他看得那么神。“看涨中国这支股票”,并不意味着中国股市就会按他的指挥棒运行(他倒是希望如此)。巴菲特也绝不是活雷锋,听他的话并不意味着就能挣大钱。就像很多“股评家”的话听不得一样,如果中国股民若都能在股市中挣得钵满盆满,那么巴菲特可能就要在中国股市上铩羽而归了。

  知名经济学家如松表示,任何一个市场,公司的治理结构完善才有投资价值,在美国,因为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巴菲特不担心这件事,但是,在沪深股市要很担心这件事。从2007年以后,很少去买那些国企股,就是这个原因。

  新京报称,根据同花顺数据整理统计,在已知业绩的A股2712家上市公司中,利润排名前10位的国企上市公司2014年利润总和为1.18万亿,占去A股2712家上市公司总利润2.43万亿的近半,而在这10家国企上市公司中,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交行、中信银行6家银行所贡献的利润就达到0.95万亿。

  从这些数字中不难看出,2014年,大型国企占据着A股上市公司利润的绝对高地;银行业则更是其中翘楚。

  其实银行并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央企,因为所谓央企,就是指国务院国资委直接控制的企业,而银行的实际控制人有的是财政部,有的是中央汇金。但资本市场更多还是把他们作为准央企。

  但值得注意的是,雄霸A股的银行业,近年来正面临着利润增速不断下滑的现实。

  来自中国银监会的数据显示,2014年商业银行净利润1.55万亿元,同比增长9.65%;而2008年至2013年间,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速分别达到30.6%、14.57%、34.5%、36.3%、19%和14.5%。2014年的利润增速下滑至9.65%,这是近年来国内银行业利润增速首度“破10”。

  数据显示,6家上榜银行利润增速无一例外出现不同程度的减缓。其中,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三家银行利润增速几近“腰斩”。

  而上一年度利润增幅靠前的中信银行,2014年利润增速下滑幅度最为严重,2013年,中信银行利润增速为26.24%,但2014年这一数字变为3.87%。

  中信银行年报信息显示,其利润增速的大幅放缓,主要原因是大幅计提不良贷款的拨备。该行去年拨备前利润达782.47亿元,同比增长21.33%。2014年,中信银行资产减值损失236.73亿元,比上年增加117.33亿元,增长98.27%。

  另据彭博社报道,中国五大银行2015年全年盈利增速可能跌入2004年来的最低谷。近日公布的第一季度业绩显示银行业坏账增加。

  2015年4月29日,国内16家上市银行一季度报告全部披露完毕。数据显示,银行业绩第一季度出现分化,五家国有大型上市银行利润增速均未超过2%。

  尽管几大银行已经出现集体“萧条”的征兆,但至少截至目前,银行业傲视A股的现实仍未,在连续3年的增速下滑后,“”A股盈利前列的仍是这几张老面孔。

  “国有银行的长期垄断地位决定了这个现实:即使业绩大不如先,但仍然能轻松完爆其他行业上市公司。”有分析人士撰文评论称。

  “中国五大行2015年的合计盈利增长可能放慢至4.6%,为12年来最低水平。”据分析师预计,中国今年经济增速可能创下1990年来最低,随着对金融行业的管制松绑,银行也面临竞争加剧的局面。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比上年增长3.3%,而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却下降5.7%,其中央企利润大幅下滑是带动整个国有企业利润下滑的主因。

  大商品价格下跌是很多央企利润下滑的一大原因。在2008年国内4万亿投资刺激下,整个大商品价格呈现近两年的恢复性反弹,但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前期过多的产能,需求平衡再次被打破,原油、煤炭以及有色金属大品种如金属铜、铝等价格均进入下跌的通道。

  根据2014年年报,中国石油归属净利润同比下滑了17.29%,是三年来下滑幅度最大的一年;中国石化归属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了近3成,也是三年来下滑幅度最大的一年;中国神华归属净利润也下滑了19.42%,而且已连续两年下滑。

  这也意味着,严格意义上的央企(即国资委直接控制的企业)下属上市公司盈利前三名,即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神华去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都同比出现了大幅下滑。

  大商品价格下跌,也导致了一些央企上市公司出现亏损。中国铝业2014年年报显示,其2014年净利润为负162.17亿元,扣非净利润为负173.42亿元,中国铝业在解释业绩亏损时表示,中铝主导产品销售价格下降约2%-7%。

  与之相关,一些央企资产也出现减值,进而拖累了业绩。中国铝业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成为其业绩惨淡的一大原因,年报称“本年度本集团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大额资产减值55亿元”。

  而合并利润表则显示,中国铝业资产减值损失达74.59亿元。类似的还有八一钢铁,资产减值2.45亿也拖累了业绩。国投新集资产减值2.78亿元,也拖累了其业绩。

  可以获得的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A股上市央企继续“进补”,享受来自的输血。Wind资讯统计数据显示,截至4月29日,沪深两市披露2014年年报的上市公司中,已有2473家获得补助,计入当期损益的补助合计金额达894.21亿元。

  截至4月29日,2014年享受补助1亿元以上的上市公司为154家。排名前10家中“除了TCL集团,其余皆为中央或地方国企”。补贴的名目多为技术创新、研发项目产业化、人才引进、促进企业扩大再生产等方面。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年报发现,在这批“大补”的上市国企中,既有盈利巨星,也有亏损大户。

  查阅年据显示,盈利排行前五的上市公司中国石油,2014年接受补助金额为39.32亿元,该金额居A股全部上市公司首位,享受补助金额比2013年增长10亿元。

  中石油表示,补助“主要是对进口天然气(包括液化天然气)按一定比例返还的进口环节”。

  “该返还政策适用于2011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期间,经国家准许的进口天然气项目的进口天然气价格高于国家天然气销售定价的情况。”

  2014年,补贴第二大户东方航空接受补助金额为36.27亿元;中国石化为31.65亿元,上汽集团为26.72亿元,中国远洋为17.42亿元,建设银行为16.43亿元,中国中冶为10.66亿元,中国国航为10.60亿元,中国铝业则为8.23亿元。前述9家上市公司所获补贴共计197亿,占A股补贴金额超20%。

  在当下几乎是“全民炒股”的牛市之中,财大气粗的央企也没有放过各类投资机会。

  根据同花顺公开的数据,一些央企上市公司从投资中收益颇丰。截至目前,在已经披露2014年年度业绩的央企上市公司中,有76家央企上市公司投资收益超过亿元,更有15家上市公司的该项收益超过10亿。中国石油2014年投资收益显示为122.97亿元,中国石化以81.37亿元的投资收益居于次席。

  与此同时,也有央企玩砸投资游戏。根据同花顺披露的数据,2014年,有30家央企上市公司的投资收益为负。其中损失最大的为*ST常林,数据显示,该公司2014年投资收益为-1.02亿元。

  在获取投资收益的上市公司中,有不少通过炒股尝到了甜头。据证券日报报道,多家央企上市公司在大举投资股市的过程中获利。

  东方钽业2014年年报透露,截至去年年末,公司在股市投放了58.9万元用于证券投资,持有海南矿业、福斯特、朗姿股份、国信证券四家上市公司股票;2014年,公司总计用累计261.9万元投资26家上市公司股票,产生收益59.46万元。与此同时,其年报显示,其主营业务收入则下滑了12.87%。

  截至2014年末,上市公司中国交建持有港股上市公司秦皇岛港和中外运航运、A股上市公司中国石油和中国神华共计四家上市公司股票。而在过去的2014年,此公司累计用45亿元投资了22家上市公司股票,此公司2014年归属净利润增幅为14.41%,但扣非净利润仅增长了5.69%。2014年,葛洲坝累计用1.22亿元投资10家上市公司股票,获取收益超亿元。

  如松曾经提到过这样的公司,大股东持股量很大,而且不断增持增持,甚至接过了二股东的股份,增发的时候大股东愿意拿大头,剩余的股份也分摊给管理层,不愿意给基金和机构投资者,只有这样的股才是放心的股。

  对于垄断国企,董事长就是官员,很多国企的董事长挪一下,就戴上了官帽,这样的董事长,搞好企业的动力很低。相反,的动力很足,将国企的利润转到私人腰包的动机也很强,所以中石油几乎抓了一半的高层,但这些事例并没有教训小散们。

  国企不是不能投机,一种是流动性大幅上涨的周期;一种就是接近退市的国企股,换句话说,你爱赌不妨试试国企。但是,长期在国企上操作,终归有遇到鬼的时候。

  有人会说,国企有垄断资源,有行政垄断,所以,有价值。任何物质的资源都需要人去经营,当经营的人是鬼的时候,什么都没意义。锡业股份是典型;美铝去年的利润创了历史高点,可中铝又如何?中铝和锡业股份都有垄断资源,也有近似的行政垄断地位,结果并不美妙。

  如果想长期在股市逐利,必须选择治理结构好的公司,才不会被消灭,即便短期被套,长期也不会输(当然要选择大股东愿意自己增持的公司)。

  如松指出,沪深股市的“羊群”们都有爱国,喜欢投资国企股票,源于这些公司有支持,有垄断地位,殊不知,长期来说这是埋葬“羊群”的主要坟场。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