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流传 至今无法解释的真实灵异事件

2017-10-29 22:09

  这个故事是后来听说的,虽然我亲历过,可惜我没印象了,是被我妈抱着看热闹的。

  那是一个年轻农村妇女,结婚没两年,生了个儿子,可惜得了场病,没有躲过去,就撒手而去了,留下的孩子没人照看,就由孩子的姑姑收养了,姑姑家也有自己的孩子,两个孩子一起玩耍 倒也相安无事,可是有一天,这孩子不小心吃饭的时候,打破了一个碗,姑姑生气了,随手就打了这孩子两巴掌,孩子开始哭,这时候 就出事了。

  据说姑姑突然怪叫了一声,两眼一翻摔倒了,再站起来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和走的姿势就全变了,熟人一眼就认出,那恍然就是孩子死了的亲妈。

  一时间,村里哄动了,许多人都围来看热闹,(我妈抱着我也在其中),姑姑就在屋里哭闹,以孩子亲妈的腔调埋怨姑姑打孩子。有些年长的长辈就开始劝解,证明孩子的姑姑其实一直对那孩子很好。劝了一会,姑姑不闹了,开始和人们聊天,这时候很多过去的熟人都过来打招呼,过来问 你知道我是谁吗?姑姑就说 怎么不知道啊 你不是谁谁谁吗 咱俩过去老纳鞋底子,等等。

  有的长辈担心出问题,就劝她说,你看这边也没事了 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你的孩子我们给你照看好。姑姑就说 那好 那我就走了 说着分开人群就向村外走,人们在后面跟着,走着走着,快走到孩子妈的坟地的时候,姑姑突然就摔到了,众人扶起来,她一脸茫然,说我怎么在这 你们这是干啥呢,老人就告诉她,你别管我们干啥,以后千万不能打孩子了。

  这是我7岁的时候发生的一个真实的事件,那两个男孩我都认识,这个事件哄动了整个村子。

  那是夏天的中午,大概正是放暑假吧,两个男孩---那时候应该是上5 6年级。出去庄稼地里去玩。

  在我们当地的农村有个禁忌,就是正午时分是不宜出门的,即使出也不要去野外,因为正午时分,是一天中最凶的时辰,所以在那个时候,村里几乎看不见人。但是两个孩子,正在假期,也正是玩的疯的时候,哪还管的了这些,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跑向了村外的田野,而巧合的是,野地中有一口废弃的机井,其实就是不算很深的井。用来抽水浇地的。两天后,两个孩子的尸体 最后就发现在这口井里。

  事情闹大了,村口一位老人回忆起一件事,老人家在村口,距离出事地点不远 在事发的当天,老人在自家院门前闲坐,突然发现两个孩子飞快的从门前经过,让老人惊呀的是,他发现两个孩子几乎是脚不沾地,老人当时还喊了一声,但是孩子们没有任何反映,飞快的直奔那片野地而去,老人当时以为自己有点眼花 也就没再想别的。

  有上了岁数的老人一听,当即就断定,孩子们是遭了鬼架了,是被鬼架着扔到了井里,

  这么一说,有个年纪更大的孩子也说了,那口井是有点问题,他在那附近曾经打过草,有一天无意向井里看了一眼 ,竟然发现里面有颗大珠子 在井底发出五彩的光,他惊讶和兴奋,当时就想跳下去,但刚到井边,也许是中的天意,他忽然闻到有说不出来的臭气,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就逃离了那里。

  此事,当然惊动了POLI.CE,但给的结论是两个孩子误入废井,而井中缺氧导致窒息死亡

  这件事已过去20多年了,如果两个孩子还在,现在也大概是将近40岁的汉子了。

  这个故事是我听一个长辈讲的,那是50年代的事。据说是真实的,但无从考证了。

  大家如果有地图,可以去查一下,在石太线上(到太原的铁)有一个很小的站叫豆妪站,就在这附近的铁上发生过一起诡异的惨案,

  当时的铁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防护措施,很多道口都没有人,就在车站附近的一个道口上,接二连三的有人被火车撞死,所以那个道口是一个凶地。

  事情发生在夏天的早晨,一个6岁的小姑娘,暂时起个名字叫叶子吧,跨着个篮子,大概是出来割草,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铁中间。这时候 铁两边的农田里,很多大人都在干活,大家看见叶子在铁中间走,也没在意。

  叶子大概也听见了,不知为什么,就站在中间 ,不动了,这时候有大人远远的看见了,就喊,叶子 到边上去。但是叶子还是不动,大人以为叶子故意的,因为火车还远,也就没太注意。

  火车渐渐近了,已经远远能看见了,这时候,大人有点急了,就纷纷停下手里的活,喊着 叶子快躲开!叶子好象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开始往边上跑,可是这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叶子跑到左边 ,又掉头往右边跑,跑到右边又掉头往左跑,来来回回,可就是跑不出不宽的铁,看那情形,分明是两边有什么东西在往回赶她。

  大人也反映过来了,有男人们就放下东西 往中间跑,女人们也大声喊,叶子快跑!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火车呼啸而过,最后人们只在铁旁找到了几根头发 和一个空篮子。

  那出事的地方,就离那个凶口不到200米,有人说,那是有东西在那里找替身,把小姑娘给硬按在铁上了。。。

  在以前,广大的农民并不是人人有地种,要吃饭,就要去地主家当长工,也叫扛活,要知道,这常苦的,别的不说,因为没有星期天,要天天干活,一般一年才能分些粮食回自己家,到一年的年底,地主会请长工们吃顿不错的饭,然后每人分上一年的工钱或粮食,让长工们回家过年,等开春了,再回来干活。

  话说有这么几个长工,一起在离家几十里外的另一个地主家干活,这年年底 收成不错,地主晚上请大家吃了顿饺子,还喝了点酒,每人分到了工钱(那时候人实在,不象现在经常不给民工工资)几个人拿了钱都很高兴,原本是明早走,可是大家兴奋,一年没见老婆了,又喝了点酒,一冲动,就决定今晚回去,几十里 ,走半夜就到了,,地主知道了,劝他们,说这条不太平,因为当时是战争年代,到处,劝他们,但是年轻人不听,就出发了。

  走到上没多久,就下起了雪,几个人仗着酒劲,冒雪而行,但是天实在是冷啊,夜也深了,所以还是冷的厉害,好在都年轻 ,也能抗住。

  可是 快要到家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几个人的体力也都到了极限,那时候其实就是穿手缝的棉袄,不象现在有皮衣或羽绒服。得多冷啊,正在大家又冷又困的时候,突然发现 前边的山脚下有火光,走进一看,几个人在那烤火呢,这下,几个人很兴奋,终于可以暖和一下了。

  走过去,和几个烤火的人说话,可是那几个人似乎不怎么爱说话,只是低着头在烤,几个长工也不管那么多了,就围着火坐下了。

  长工里有个人,岁数大些,经历的事也多,他一坐下,就看那几个烤火的人面色不对,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接着发现这火一点不热,越烤似乎越冷,也许是明净吧,他当时就站起来,拉几个同伴,说快到家了我们赶紧赶吧。可是几个同伴谁也不听,非要再烤会,这个人没有办法,知道再下去会凶险,就一个人离开 ,回家去找人。

  到家天也就亮了,他赶紧约上乡亲们回来,可是到了地方一看,几个长工已经横七竖八的冻死了。附近哪有什么活啊 只是遍布着几具白骨。

  有老人说,那几个人肯定是冻死鬼,半夜点着鬼火,专等着吸活人身上的热气呢。

  有天,有个媳妇和婆婆吵了一架,自己回到了屋里,越想越委屈,心想,活着真没意思。想着想着,就想上了吊得了,就找绳子,找凳子。

  这时候,他老公不放心,来房里看她,又怕惹她生气,就从窗户里看她再干吗,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房里也没点灯,他老公仔细一看,倒吸一口冷气。

  话说她老公向窗里一看,倒抽一口冷气:在屋里,他女人正在绑绳子,他女人身后,似乎还有一个女人,不停的对着他 女人的耳边念叨什么,看摸样 却又看不清楚。男知不好,当即来到房门前,一脚踹开房门,大喝一声,干啥呢!

  这时候,他女人正在把脖子往绳套里放,被他一喝,一下子从凳子上掉下来,男人再找,哪有别的人,只有他老婆自己在房里。

  后来,这个女人说,当时,一有死的念头,似乎就有个声音不断在她耳边说,死了吧 死了好 死了一了百了。。。。。。她也就身不由己的开始找绳子了。

  有老人说,人一起死念,多半会招来找替身的野鬼,在你耳边撺掇。这时候人要清明,对抗自己的念头,可以大骂或大喝,走开!我活的好好的,才不想死! 邪道就可自然而解。

  2002年春节过后,身体一直不好的爷爷,突然开始想要蜡烛。当时,没人理会,因为爷爷住在是市里干休所,院子里有自己变电所;但是爷爷要了一周都不消停,家里没办法,大娘后来只得在阳台上搜到一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蜡烛给了爷爷充数,那时爷爷眼睛已经看不清东西了,接到蜡烛后,死死攥在手里,口里还说:不够,不够元宵节后。

  后来,我奶奶突然就病倒了,于是双人床上一边是爷爷,一边是奶奶,当时奶奶病情稍轻些,就是急些,爷爷的病更重些,当时家里人只能请来家庭医生来看,不敢到医院去了。后来爷爷开始喊儿女的名字,挨个喊,连死去的儿子名字都喊了出来。那个儿子死时才一岁,家里人只能把的儿子都找回来,可是爷爷最后就是固执叫那个我们找不回来的。

  爷爷奶奶的屋子里一尊,天天都要上香的,大娘觉得家里最近有点乱,就上了一柱,结果烧到一半时,奶奶突然和大娘说,去看看香,怎么今天的香三跟柱子瞅着陌生啊。大娘背过奶奶翻开香谱,家里的香型在香谱上就一句话解释:三日内有孝服穿。

  晚上大娘和大伯说起这事,我家的大伯说来也有点神叨,是靠算命为生的,大伯喜欢占卜什么的,然后拿出来三枚硬币让大娘扔一下,出来的造型再来解卦,结果是个死卦,然后大伯觉得大娘和自己家里应该没有亲属关系,就让爷爷最小的儿子媳妇扔一下硬币,结果出的卦型还是死卦,最后很不甘心的让我奶奶也扔一下,结果,都是一样的,显示的是死卦。

  家里当时就乱了,一来不知道这话如果准了是准在谁身上,二来,太诡异了,虽说大伯是靠算命为主的,但是他内心也不是很全信这些。于是,大伯找了一个带他入门占卜的人,那人给了一个准备日子,阴历正月二十。后来,大伯让家里人那天都回家,回大爷爷奶奶身边,如果躲过去,就算过去了,如果没过去,就算见最后一面。

  阴历二十那天,大娘上班前去看爷爷,因为大娘心理也有点不舒服,爷爷突然说了一句话:今天,你早点回来。下午,爷爷的儿子都从各地跑了回来,有个伯父是外地的,从上海飞了回来,前脚进门,说了声:爸,我回来了。我爷爷抬头看了一眼,就过去了。

  三天后爷爷出殡,我所在的城市下了一场上说五十年来都没有过的大雾,这些并没让我们觉得什么,但是大雾影响了发电,结果那天会是靠蜡烛维持的,火化也推迟了时间。

  出殡的过程都了,会现场暗的,回来给奶奶看时,婶子说句,蜡烛太少了,要是多点就亮堂了。奶奶抬起头说:你爸跟你们要蜡烛了,你们谁给买了。

  我有个表哥,是个POLI.CE,当时的POLI.CE都带枪,是那种54手抢,我这个表哥在县里工作,家在农村,所以每周末就要回家,这年夏天,后半夜吧,他骑自行车(那时候POLI.CE都骑车办案)去邻村办完事,顺便回家,因为本身是POLI.CE吗 所以也比较胆子大,乡村的都没有灯,就是两边都是一人高的庄稼,中间一条便道,后半夜更是没人,只有各种虫子的叫声。

  表哥就这样慢悠悠的骑着,忽然看见前方有个人抗着个东西在走,表哥出于职业的,就使劲蹬车从后面追上去,可是快追上时,那人却往庄稼地里一闪,就没了,表哥就在他消失的地方下车,大喝道 谁 出来!没有什么声音。表哥就把枪,拨了出来,把车子放在边,就钻进庄稼地里去看,刚走了两步就觉的有点不对,因为他这样挤进庄稼地里,还有呲呲拉拉的声音,因为庄稼地很茂密,可是刚才的人还抗着东西,居然没有任何声音,一闪就没了,表哥顿时心里一沉感觉不妙,就抽身回到边,可是到了边,竟然发现刚才在边的自行车 不知什么时候远远的停在了前面,就在表哥愣神的时候,他自己说清楚的听到了身后很近的地方发出了一声 嘿嘿的笑声,表哥说当时紧张的几乎崩溃,毫不犹豫转身就是一枪,可是什么也没打着。

  第二天,因为是POLI.CE 嘛 不弄明白不 他又带着弟弟去出事地点看,找到昨完自己钻庄稼的地方,一直往里走,也没再发现什么,只是附近浇地的人说这一片 是有点不干净,有人在半夜见过一尺高的。

  我还没死呢!,我还有七天寿命!这句话我家的隔壁邻居老爷爷被放进棺材后也说过! 还真的又熬了一个星期后死的。 这件事千真万确, 是我亲自听到的。我后来一直看着他死去的。 我有个朋友的母亲临死前说:有几个的差人来抓她, 她很害怕,就告诉了她的子女们,差人就开始打她,她很痛苦,说不敢再和家人说话了, 然后就死了.

  她还说, 她有次看到庙里有个小头顶有白光, 非常分明,清楚的白光,画像上的那种! 当时她告诉别人, 却没有人相信她, 但是庙里的老说她看到的是真的。小不是一般人, 是有成就的人! 现在想来, 可能是来度的. 这位母亲现在很老了,因为我帮过她一些大忙, 所以她亲口说她视我如同她自己的孩子,她说她已经很老了, 没有必要骗我的。

  这个鬼从前是这个厂房里我房东租厂房之前的那家厂里的工人。 我房东一打听, 还真有这事, 这个工人原来是个电工, 本来在六.一儿童节计划陪他女儿去逛街的, 被老板加班, 结果就触电死在厂里了, 心有不甘,就在夜里厂里的设备。我的房东请了一些人做法事, 想这些鬼, 但是都试过了, 也没有用, 最后只有搬厂撤走了! 这是我的房东亲口告诉我的。

  以前住的房子是个大杂院,院里有个老人去世了。按照习俗,应该在棺材下面铺上一层新新的棉被。可是那时候很穷,家里人没钱,也没办法就把老人孙子不穿的棉裤棉衣给垫在了棺材里.结果....

  我妈说他们那个时候人死了要在家里放3天供亲人凭吊,事情就发生在第3天下午。

  我妈放学回家,发现院子里站满了人,的那家人闹烘烘的不知道怎么了,小孩子都很好奇就跑去看。

  原来是他们家的2女儿就在凳子上坐着,脸都涨的红红的不停的说:你们是怎么搞的啊,弄的我人不人鬼不鬼的,下面的说我身上有生人的气也不收我,说我已经死了又不让我上来 ,我是怎么办啊。。

  就这样一直弄了一个晚上,后来街坊的老人就说,棺材下面的棉被应该用新的,孙子用过了尿过的棉花铺的,肯定是有生人的气,下面又怎么回收他呢?

  第二天,他们家没办法从亲戚那弄了一床新的棉被给铺,把棺材打开的时候突然发现死了的老人的胡子都长几寸长了,都吓死了。

  我上高中的时候,家里还是住在爸爸单位分的2居室里面。就是那种很老的单元房,2家都是2室一厅,但是要公用一个厕所和厨房的那种。

  我们邻居也是个3口之家,家里有个女儿比我大概小3岁吧。我们2家关系很好。我经常的跑到他家玩,他也经常上我们家一起写作业什么的。她妈我叫他汪姨,人很,就是命很苦很苦(为什么苦放到以后说)。

  汪姨在5岁的时候爸爸就死了,她妈妈拉扯着4个兄弟姐妹很不容易。生活很,还好就大女儿师范毕业了分配到武汉15中当数学老师。

  大女儿上班很忙,小孩没人看,就把她妈妈接到了家里看小孩,汪姨是最小的女儿,就跟她妈妈一起住到了姐姐家里也在15中上学。汪姨每天早上很早就要起来帮家里买菜,大概就是早上5点多一点吧。就和隔壁的女孩一起去买菜。

  走在一条他们经常过的小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很大的火球迎面朝他滚过来,她吓死了,就喊和他一起去买菜的女孩。结果女孩什么也没看见还很惊奇问汪姨为什么这么大声的叫自己。汪姨想想也许是眼花了吧就没怎么在意买了菜就上学去了,也没和她妈妈说。

  到了晚上大概8点左右的时候,汪姨和往常一样的去上晚自习,她的座位就在靠近门边的.晚自习的时候同学都和以前一样很安静的在干自己的事,老师也在上改作业。改完一个作业老师就会叫到一个名字叫上来拿自己的作业本子。就在叫到汪姨的时候,汪姨刚抬起头突然看见门压了一条很窄很窄的缝,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婆婆冲着汪姨笑,笑的时候嘴巴张开,牙齿都掉光了那种。(可是这样的扫地婆婆是没可能在学校里扫地的啊)接着突然一闪,又看见一个黑的影子,有点像里的黑色突然的冲着汪姨袭来。就这个时候,老师叫了汪姨的名字,汪姨习惯性的答应了一声:到,然后汪姨就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汪姨就这样躺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什么也不知道,也没有感觉,也没有记忆。汪姨的妈妈整天以泪洗面,每天都在水缸里那个舀水的勺子边舀水边喊汪姨的名字(这个我们那里称做叫魂魄)。

  武汉的大医院也已经看遍了也找不出来什么原因,汪姨每天就在家里躺着。汪姨的同学都去看汪姨,帮他梳头,那时候的女孩子都是留一头很长很长的头发,就那一年,汪姨的头发全掉光了。

  汪姨的妈妈很想从农村请个灵姑看看,可是汪姨的大姐和大姐夫都不相信,说医院都看不好,什么灵姑就能看好了之类的话。汪姨就这样拖了很久,直到汪姨的爸爸的忌日的时候,他们全家都回了老家给汪姨爸爸扫墓的时候,汪姨的妈妈晚上,突然了他死去的老公,给他说,看见霞霞(汪姨的小名)在他们那里的上走着,汪姨的妈妈才突然明白过来似的,请了村里的灵姑给汪姨看病。

  灵姑说汪姨的魂叫鬼勾走了,鬼还在汪姨的身上放了自己的阴气,灵姑就给汪姨的妈妈拿了一些草药和叫混在一起煮了给汪姨吃,汪姨吃了以后就吐了,吐的东西全是白色的唾沫很多很多的,这样吃了大概半个月,汪姨慢慢就醒了也慢慢的好了。

  老两口很疼这个外孙,特别是老头更是爱如真宝.那时候天气很冷,婴儿的棉裤棉衣老是尿的很快,老头就把尿了的棉衣棉裤,片子之内的东西放到炉子上烤,希望能快些干了.

  这样大概外孙满月了以后,老头就病倒了.医院也检查不出个所以然一直在医院.直到汪姨和我妈去看老头的时候.汪姨就随便的问问他们家的事情,小孩子什么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说起来老头在炉子上烤尿片,和棉裤的事来.

  后来老婆婆就赶忙回家,在灶上的锅里点上清油灯,还不段的.过了没几天老头就莫名的好了,出院回家了.

  灶神也就是灶神君,是天上的正神.每逢过小年的时候回到给讲述的一些好事,坏事.到了三十又回和大家一起过年.如果得罪灶神是很大的.所以,请大家不要把的东西放在灶台上.女人也不能随便的就站到灶台上拿东西.

  如果十分虔诚的,在每逢初一十五,可以在锅里给灶神点一盏清油灯.也可以给烧一些黄白钱或者金银元宝.请灶神.过年的时候在灶台上可以加供一碗米饭.

  说两个人在一起种地去。中午其中一个睡着了,那个没有睡着的就看到了从这个睡着的人头顶上出去了一个。沿着一个小的草棍走过去一个小水洼,那个人好奇,于是拿走了那个小草棍。他就看到那个睡着的人此刻头上全是汗,脸色都变了。于是害怕,赶紧放回去了,于是那个沿着草棍走回去了,回到人身体了,人行了,他就问那个人,说梦到什么了。他说梦到过了一个好大的桥,回来的时候桥没了,差点急死他。

  后来这个看到的人,不是做梦的这个人,死了。 我小时候也发生过这种事,现在想想都觉得,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记得当时我还很小,大概就5岁左右吧!一个夏天的晚上,加上我总共有4个人睡在一间屋子里,爸爸妈妈睡在一个床上,我跟我姐姐睡在旁边的沙发上,我们的沙发是对着门的,也就是说我们的脚下就是门.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当我睡的很舒服的时候,忽然半夜我就醒了,我下意识的看看周围的人.大家都还睡的很香呢,当我想翻个身继续睡的时候,我发现门这里有个人,那个时候我还小呢,跟本什么都不懂,思维还很简单,我看着它,当时心里倒是一点都不怕,就是有个好奇的想法,它是谁啊?这么晚了干什么呀?我就这样看着它,它好象也看着我的吧!我不知道,反正脸看不太清楚,忽然我发现它裙角这里微微的有波动,向我这里移动,当时我记得很清楚,我在想他这个人走的方式怎么跟别人不一样拉,而且他的都是白色的,双手悬在半空,慢慢的向我靠近,当然是用飘的(现在才知道)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它飘的越来越快了,离我越来越近了,我觉得有点害怕了,我意识到了我姐姐还睡在我旁边呢~我就摇我姐姐,想叫他醒醒,当时她睡的象猪一样的怎么摇都不醒叫她都没用!!~我再看他的时候他已经离我很近了,我一下子哭了出来,就在那时我妈醒了,开灯,以为我做噩梦了,马上过来抱我,(我姐还没醒,晕死哦!~~)后来我也不哭了,就睡到爸爸妈妈的床上去了,我睡在他们的中间感觉好温暖哦,当他们关灯的时候我再看他的时候就不见了.

  还有件事就是我小时候老是做噩梦,就是发生那件事之后的另一件事,我老是做同样的一个噩梦,反复的做,几乎一个星期可以梦上好几回,但是我就是搞不懂梦的内容,可以就是觉得好害怕,每次都是在梦中哭醒的,我小时候是跟外婆一起睡的,有一次我又做了这个噩梦,同样的哭醒了,我外婆就哄我,顿时我看见我床边的柜子上(就是那种放衣服的那种大大高高的柜子)有个鬼的脸,就一张脸,白色的两个很大的眼睛,就是那种尖尖的向上叼的眼睛,嘴巴也是白的的笑着(列着嘴的那种)我看了怕死了,不停的哭,后来外婆帮我倒了杯水过来,我喝了口再看就没有了!~我感肯定那是真的!不是!!!!

  在我这里有个说法.人的魂魄在睡觉的时候,有一个魂魄是很容易四处游荡的.所以很多人都会有鬼压床的经历.有些人经常会说死去的亲人,又或者很多很奇怪的地方类似阴司.这里的解释是你的阴气很重,时运很低.就好象我妈.经常死去的人,经常的做很多很奇怪的梦,又经常好象阴司的地方.这样的人,很多的时候家里都不干净,魂魄都是被鬼勾着到处跑.很差,也睡不好. 我姥爷是在我姥姥去世半年以内也跟着我姥姥一起去世的.

  姥爷和姥姥生前和舅舅,舅妈一起住.舅妈对我姥爷姥姥很不好,就连吃饭都是分开吃.

  姥爷生前得病住医院,我舅舅,舅妈才去看了一次,根本不管我姥爷.都是我妈和我表哥照顾的.

  在以前,我从来都不跟他们说话,很讨厌他们.在心理根本很恨他们.那么坏的人,连自己的父母都不孝顺,特别是我舅妈,老是说我姥爷脏,不爱干净.都不想想自己老了怎么办.

  最可怜的是,我姥爷临死前,我舅妈舅舅跑去打麻将.我姥爷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就这样的去了.还是我妈去姥姥家才发现我姥爷死了,从麻将桌子上把我舅舅,舅妈叫回来的.

  姥爷死后的第7天,舅妈在厨房作饭.我们武汉人都特别喜欢喝汤,煮汤的锅叫做吊子,一般都是挂在厨房里面的.

  她突然的就看见我姥爷站在门口,刚一转身,很结实的挂吊子的钉子突然的就段了,吊子就砸在了我舅妈的头上,眼睛黑了很大一片.

  她后来还跑去跟我妈说,叫我妈跟我姥爷说说好话.(我心想,她八成连拜都不拜我姥爷,这真的活该)

  在姥爷去世的5.7的时候,是一个很阴天的下午.那时候我表姐把小孩给舅妈带着.舅妈就带着小孩睡觉.

  刚睡下,我舅妈就突然动不了了.就看见我姥爷站在床前面.说我舅妈不好,她吓的魂都没有了.只是发抖.我表姐的小孩一直就盯着我姥爷看.姥爷最后走的时候,摸摸姐姐小孩的头,叫乖乖睡觉.小孩就睡着了. 姥爷就走了.舅妈就能动了.

  从此以后,舅妈就吓死了.还跑去信耶苏.清明都不去给我姥姥姥爷扫墓.说是信天主就不信中国的教了. 我看她是作贼心虚.害怕我姥爷找她.好象她那样坏的人,就是信外星人也包不住她.以后死了,下面的苦有她受的.

  据说在旧社会,在农村,人们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去看戏,这种戏往往是在秋收以后,由村里有钱的人家请来戏班,连夜的唱,(祥见鲁迅先生--社戏),要是有哪个村子开戏 附近十里八村的都要去看热闹,戏就是个小社会。闲话不提。

  我外公那时候很年轻,有天听说邻村在搭台唱吸,当晚就约了两个同伴去看热闹,注意 那时候看戏是看通宵的。

  到了邻村,看见戏台就在村外一片打麦场上搭起来,人头攒动,戏已经开始了。当天的戏也有意思,大概是说一个人在被害后鬼魂复仇的故事,

  戏就进行着 不知不觉就夜深了,的人少了一些,但还是有很多年轻人在。这时候戏里有个情节,大概是5个在打闹,扮演5个的演员,脸上画了妆开始卖力的蹦跳,就在这时,起了一阵风,台上的火把全灭了,那时候还没电呢。当人们赶紧又把火把点着的时候,怪事发生了,台上本来应该有5个“ 鬼“突然变成了10个! 人群发一声喊 逃走了一些,可还是有胆大看 ,包括我外公在内,台上的演员倒也镇静,毕竟是走江湖的,开始和另外陌生的鬼谈判,但是多出来的鬼却也不承认自己是多出来的,一时间都说自己是原来的鬼,弄得乱哄哄,谁也搞不清谁是真鬼 谁是假鬼,的人胆子也大起来,纷纷给出主意 辩个。

  就这么乱哄哄的闹了一阵,突然传来了鸡叫声,农村的鸡一般是很早就会叫,叫的时候太阳还一点没露脸。

  鸡一叫,台上响了一声,又剩下5个鬼面面相视。后来当地村里人说,那戏台搭建的不是地方,据说那是当地一个古墓群。

  那是发生在一个郊区小旅馆的真实故事 我的一个朋友一次出差到了一个乡镇,这个乡镇也算偏僻,不过好在还有一家小旅馆,三层楼高,白色,每层6间的客房,卫生间在楼廊的最右边。 朋友下榻的房间是位于2层左边数第二间,距离楼廊右边的洗手间,中间相隔了4个房间,被一位年逾60的老太太领去房间的上,朋友也注意到,整个2楼没有一点动静,似乎今晚就住了他一个人,好在朋友的胆子也不算小,并没有过于多想。 进入房间,老太太转身出去,2分钟后提了一瓶热水进来,随即转身离去,关上房门的当下,嘟噜了一句话,尽管没有转身,声音也不大,可是朋友还是听的一清二楚:“天黑别出门。”朋友虽然觉得有点怪异,一细想,其实也没什么,老人家嘛,顺口一声晚上注意安全,也无需大惊小怪的。房间里面没有日光灯,是一个40瓦的灯泡,亮了后发出红昏暗的灯光,一张可供两人并排睡的大床,床头有一个柜子,可以摆放茶杯,躺在床上,正对的一面墙上是一副挂画,是一群小孩捧着一盘仙桃,递到一位道风仙骨的老者面前,老者面待笑容,一副悠闲的POSE。门和窗在左手边的墙上,右手边的墙面是空着的,的石灰面有些脱落了,几处地方露出的墙内体,可能是年久的缘故。 想了想第二天的行程和工作安排,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10点,朋友准备早早入睡,养好。推开房门,朋友楼廊最右侧的洗手间,期间过了4间房间,一共4扇门,4扇窗户,全是黑洞洞的,没有一点灯光,也看不清里面任何事物。洗手间很简陋,有一些异味,里面也是昏暗的灯光。朋友草草的解决完事情,小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锁好门窗,躺下了。“奇怪!”朋友熄灯之后10分钟,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为什么这个乡镇的夜晚这么安静,连一声狗叫的声音都没有,安静的让人有些发怵。还是早点睡觉,明早起床就早点走吧,朋友这么想着,闭上双眼,让自己慢慢睡去…… 一群笑意盈盈的端着一盘仙桃递到朋友的面前,朋友伸手取来一个,朋友吃桃的习惯是先将桃掰成两半,这次也不例外,看着这群,朋友乐得合不上嘴,手上一用力,桃掰开两半,朋友将桃送到了嘴边。“啊!”朋友眼睛的余光突然发现,桃的中央居然是各式各样色彩斑斓的软体毛毛虫,它们蠕动着,缠绕在一起。朋友惊得一撒手,桃掉在了地上,朋友醒了过来,原来是场梦!朋友在床上坐起身来,擦拭了一下额头的冷汗,一抬头,月光映照下,对面墙壁挂画上居然是惨白一片,没有仙道,没有仙桃,没有仙童。又是一惊,朋友急忙拉开了电灯,挂画上果然是空的,变成了一张白纸,而此时,身边床头柜上俨然放着一个被掰开的桃子。朋友一阵狂汗!彻夜未眠!又是一个漫长的不眠夜。 第二天早早离开了那家小旅馆,在回城的上,听说那家小旅馆是建在一片坟地,目前是由一对老年夫妇在打理,很少有本地人入住。朋友又是一阵狂汗!

  我的这个亲戚是我的一个表叔,小时候放了寒、暑假,我都会到叔叔家和小表姐玩几天。那是我上小学五年级的一个暑假,那几天村里白天检修电停电,村民们只能在晚上浇地。那天叔叔家浇地只轮到后半夜了,叔叔平时胆子就非常大,以致于表婶要跟他一起去浇地时,还挨了叔叔的一句讥讽“大黑天的,你一个女人去干吗?遇见鬼了,我可不去帮你!”婶婶胆小,她向叔叔吐了吐舌头,吓得也不敢再说话。

  我们睡得正香,忽然大门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一阵儿紧似一阵儿,出什么事儿了,我和表姐、婶婶都被惊醒了!我和表姐在后面跟婶婶壮着胆去开门,原来是叔叔在叫门!打开门后,叔叔脸色煞白地闯进了屋。我们也根着跑了进去,这时叔叔已瘫坐在沙发上不能动弹!我们都被吓坏了!“出什么事儿了?”“鬼-鬼-我遇见鬼了”

  我们壮着胆子听叔叔哆哆嗦嗦的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叔叔一个人去地里浇地时,地里周围已经没有人浇地了,只有他一个人,浇到快一半时,他背着铁锨去地的那头看看,走了没几步,只感觉有人在他后面拽背上的铁锨,回头看看没人,再走两步,还是感觉有人使劲拽铁锨,周围的的确确没人啊!吓得叔叔扔下铁锨就跑回了家---

  自那天开始,叔叔病了好几天,结果被村里一个看香的瞎老头给看好了。现在叔叔变得特胆小。

  这是10几年前的事,那时候,村里很多人都盖了新房,有一家人也是在村外盖了新房 ,高兴的搬了进去。房子盖的宽敞明亮,而且就在村边上。开门就是田野,住着当然很爽。

  可是住了没多久,这家人就发现怪事,先是家里的孩子老在半夜醒,醒了就哭。后来这家的女人晚上出去上厕所,老感觉有个小孩一闪进了厨房,等过去看,什么都没有。开始以为自己眼花,可是后来又有几次。

  有一天,这家的男人在家里糊墙,踩着凳子,正干着,突然就从凳子上掉下来,摔的脑震荡,他回忆说好象有人把登子掀翻了。可是房里没人啊。

  又有一天,有个外县要饭的瞎子,到了他口,瞎子在门口站着不走,跟着家人说,你这房子有煞气。不能住,赶紧搬走吧。

  家人不信,说你一个瞎子,怎么知道,瞎子说,你这房里现在有个小孩住着,你压了他了,你家压不住他,还要出事。后来这家人赶紧搬回老房子,新房就这么放着,后来不知怎么着,新房卖给了村里,做室和农机库,就没再出过事了。

  有天中午,太阳火辣辣的,一个老汉, 在地里忙活庄稼,地是自己家的地,老汉赶着牛,来回的耕,牛慢悠悠的走着。

  突然,老汉觉的地面塌了,一下子人掉了下去,但并没有完全掉下去,只掉了半个身子,另一只胳膊抓住了耕具。老汉当时就这么卡着,开始喊,边上干活的人赶紧过来,把老汉拽上来,再一看,老汉掉到了一个坟里,一条腿正好踩到棺材里,棺材早已朽了 被老汉一脚踏进,可以看见里面的白骨了。

  老汉回家后,就自感身体不适,半边身子酸麻不得力,从此再没站起来。有天他对家里人说,踩下去的那条腿当时觉的一股刺骨的寒气,顺腿直往上走,走到腰的时候,被人拽上来了,要不,命就没了。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