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谈]“笑的小学生作文”不好笑的一面

2017-11-16 20:27

  近日,一位当老师的微博网友“@一个抹布向前”在网上贴出了自己班级学生的国庆作文《我的 》。虽然是半命题,但大多数同学写了《我的妈妈》。但令人意外的是,宝宝们在作文里爆料了许多妈妈的糗事,变成了一场关于妈妈的“吐槽大会”,总之是一个比一个敢说实话。一众成年网友见状深感“不古”,“哈哈哈跟我们以前的作文不一样了”。还有网友表示,小朋友“你这么写还敢不敢拿回家让妈妈签字了?!”

  看了如今小朋友写妈妈的作文,说实话让我有点吃惊———为何这些孩子笔下的妈妈们,生活如此单一雷同。就好像有网友总结的,在这些描写中,妈妈的关键词是“护肤、减肥、爱美、肚子大”。我的理解,原因可能有三个。首先,从年龄上看,这些妈妈大多是80后,现在30多岁年轻女性即将迈入中年,私下里花费大量时间做身体塑形、肌肤保养,实际情况也许就是如此。

  其次,我们的社会“驯化”了孩子们的眼光。或者说,个人和性别意识初步的小学生,已经“学会”了用传统社会的某些眼光观察女性、观察母亲。在男尊女卑的文化里,社会尤其强调女性年龄、容貌的重要性。耳濡目染之下,孩子们写妈妈,自然重在描写外表,而对于母亲其他方面的特质(教育背景、工作成就、社会参与、对家庭生活的付出),就有可能“视而不见”。如果题目是《我的父亲》,也许写父亲如何养家糊口、忙于工作的,就占了“主流”。起码,写爸爸不会像写妈妈那样,什么“长着苹果脸”“眼睛黑溜溜的”“嘴巴一张圆圆的像个小球儿”。

  第三,就是这位老师兼网友的原因了。她上传的图片只挑了孩子们笔下妈妈的“糗事”,比如“妈妈的双眼皮是去店里做的”。只看老师挑出来的搞笑部分,而没看孩子们写的其他东西,也许会以偏概全,不一定反映出孩子们所思所想的全貌。

  比如说,我就看到一段,说明并不是所有孩子都受到社会的“污染”。某些童真的眼光,就与社会和标准不太一样。有位小朋友写自己的妈妈怕戴眼镜影响美观,只有开车的时候才不得不戴上,“其实,我倒是觉得戴眼镜的妈妈显得太漂亮”。看到这里,成天担心自己被人称为“小眼镜”“四眼狗”,花大价钱做激光手术、戴眼镜的朋友,不知有什么想法?

  育的角度,老师和网友觉得很好笑,挑出来展示和说事儿的部分,我以为正透露出我们教育的薄弱环节,也就是性别教育不足———不仅对孩子们如此,大人也是如此。如果老师平时及时引导,告诉小朋友,女性除了经营外表,也参与社会建设、担负家庭责任(男性同样如此),也许他们笔下的妈妈们,就不至于表现得如此“狭隘”。妈妈们在单位上班、为家庭打拼、参加公益活动,以至于读哪些书、看哪些电影,同样值得观察和描写。

  文学和影视世界里,写妈妈写得好的作品不胜枚举。母亲的形象、母爱的表达都有很多种,我自己很喜欢一部荷兰的片子叫《安东尼娅家族》,就展现了不一样的母亲形象。如果社会总是陷入对母亲形象的狭隘想象,那么我们的下一代也很难逃出这些陈旧想象的窠臼,并且,最终会按照这些文学形象提供的蓝本来指导生活,让“爱美、护肤、减肥”成为生活主题,代代相传。 果冻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